妙行禪定品第五

師示眾云:『此門坐禪,元不著心,亦不著淨,亦不是不動。若言著心,心原是妄,知心如幻,故無所著也。若言著淨,人性本淨,由妄念故蓋覆真如。』

  修禪定之時,本不能著心,也不能著淨,更不是不能動;真正不動指的是意識不動,也就是 緣道祖師所說的腦神經不動。 釋迦牟尼佛當年在菩提樹下夜睹明星,這已表示不是身體不能動,而是指意識不動。

  第六意識與第七意識是同時運作的;而第八意識是種子,本來具足所有,包含無記、染污、清淨;染污則包含善、惡,只要著了意識即是染污;第八意識是配合第六意識與第七意識在運作,所以要把染污去掉後才能清淨。

  〈佛乘宗〉的宗風「嚴謹自持,身心清淨」,身心清淨指的是第八意識的清淨功能。既知第六意識是虛幻不實的,就不要「著」在上面,想要「不著」是要下功夫的!「淨」是指真如,自性、佛性本來清淨,只因眾生起了意識作用,才造成自性、佛性的功能無法顯現。

 

『但無妄想,性自清淨;起心著淨,卻生淨妄。妄無處所,著者是妄。淨無形相,卻立淨相,言是工夫;作此見者,障自本性,卻被淨縛。』

  只要把妄想、執著去除掉,清淨的本性自然顯現。淨、妄即是兩邊、即是對立。「起心」即是第六、第七意識起了作用,當然就對立,也就是著了兩邊。所以,無論是妄、是淨,只要起了意識作用即是「著」,著淨與著妄皆是錯誤的!在見解上著淨或著妄的人,就是因為起了意識作用而覆蓋了本性,原想要得到清淨,反而被淨相所束縛了。

 

『善知識!若修不動者,但見一切人時,不見人之是非善惡過患,即是自性不動。』

  修定,修不動,是指意識不動。所謂「唯心識定」,識定即是意識不動,意識不動才是定。當見別人之是非善惡好壞時,能意識不動,即是自性不動的開始。

 

『善知識!迷人身雖不動,開口便說他人是非長短好惡,與道違背。若著心著淨,即障道也。』

  迷人是指凡夫,眾生修定時,身雖能不動,但一開口便喜歡說他人的是非長短好惡,這就是與道相違背了,這是因為意識心在作祟。道是不動如山的,著心、著淨即是起了意識作用,這樣要見道是很困難的!

 

師示眾云:『善知識!何名坐禪?此法門中,無障無礙,外於一切善惡境界心念不起,名為「坐」;內見自性不動,名為「禪」。』

  禪宗的坐禪與佛乘宗的靜禪「坐斷乾坤」,心法是一樣的。佛乘宗「坐斷乾坤」的心法是「心內無念,心外無境」,對於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所觸及到的,不起絲毫的念頭,即是「坐」。禪宗從惠能開始是以《金剛經》為主,《金剛經》的要旨就是「不住」。所謂「應無所住而生其心」,即是面對外在的一切善惡境界時,只要念頭一起來,就讓它過去,不去追隨它,久而久之,念頭自然就起不來。這必須透過「心內無念,心外無境」的訓練,才有可能達到禪的境界,才能見到不動的本性。

『善知識!何名「禪定」?外離相為禪,內不亂為定。外若著相,內心即亂;外若離相,心即不亂。本性自淨自定,只為見境思境即亂。若見諸境心不亂者,是真定也。』

  所有外在的相,都不著,即是「禪」;心念完全不起,即是「定」。當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觸及到外界的萬相萬物時,起了念即是著相,內心即亂,就無「定」可言;若能不受外境所影響,心就不亂,心不亂即是定,也就是意識不動。眾生的本性本來清淨,本來就有極高的定力,只因無明一起,起了意識作用,在遇到境時內心就亂了。境相有外境與內境,若見外境或內境時,心都能不亂,不被影響,這才是真定。

 

『善知識!外離相即禪,內不亂即定。外禪內定,是為「禪定」。《菩薩戒經》云:「我本性元自清淨。」善知識!於念念中,自見本性清淨,自修、自行,自成佛道。』

  「外離相即禪,內不亂即定,外禪內定,是為禪定。」此為佛法重點之所在,如能將其深入自己的潛意識、深層意識,甚至最深層意識裡,當有一天水到渠成之時,自然就能與自性相應。「於念念中,自見本性清淨」,即是心地法門的「反聞聞自性」。當證到真心、本心時,清淨的本性自然展現出來,真心、本心自然運作,自修、自行,自成佛道。

  所以,修行要趕快證入真心、本心,當證入真心、本心以後,就等著成佛,可以不用修了!因為真心、本心自然就在修,故佛言「無修、無學、無證」。真心、本心出來之後,般若、法身自然延伸,自然擴大,從一個初地菩薩開始,自然隨著因緣而延伸到二地、三地,一直到等覺菩薩、佛的境界。當證到真心、本心之後,就能不受萬法的束縛,不受任何現象的拘束。


【妙行禪定品第五重點複習】     

「此門坐禪,元不著心,亦不著淨,亦不是不動。」

  此一法門的禪坐,是頓悟法門,不可起意識心;凡起任何的意識心就叫「著」,就不叫「清淨」。禪坐時,本不著心,亦不著淨,是為兩不著,但也非如木頭般的不動。在修行的過程中,會有某一段時間出現心如木石,就是「不動」的階段,此時身體不動,感情也起不來,這是意識作用即將進入穩定狀態的前兆。

  《楞嚴經》云:「內守幽閒,猶為法塵分別影事。」自己觀照以為是清淨了,以為心如如不動了!實際上,那只是一種清淨、不動的感覺而已!此種感覺雖然很敏銳,但仍然是一種感覺,這種感覺自己甚至都不能發現!所以,想要超越心如木石的狀態,靠的是見地與定力。

「外離相即禪,內不亂即定。外禪內定,是為禪定。《菩薩戒經》云:我本性元自清淨。善知識!於念念中,自見本性清淨,自修、自行,自成佛道。」

  要證到本心,必須外離相,內不亂;本門禪定的心法是「心內無念,心外無境」,此二者實為一如,一是本身不再起任何的念頭,二是外界所有的境相出現時,也都不會起任何的念頭,能達到此境界,才叫禪定。

  《菩薩戒經》云:「我本性元自清淨」,眾生的本性、自性本來就是清淨的,瞭解本性,守住自性,即是心地法門;心地法門即是「反聞聞自性」之法,此法若能修成功,在證到本心時就開始邁入另一種生命的層次。此時,打坐、拜懺、念佛只是隨緣而已,在此狀況之下,自然可以成佛,隨著因緣而成佛,因緣一到就成佛。

  證道者已無差別相,已無你、我、他之差別相,故《金剛經》云,要離四相,離我相、人相、眾生相、壽者相。一位證道者是隨著眾生的因緣而成佛的,所有的佛都沒有「自己成佛」的觀念,若有此觀念則是一種「差別相」!其實,有沒有成佛最主要的原因在於眾生,而非證道者本身。


 

社團法人中華佛乘宗法界弘法協會
財團法人佛教佛乘宗基金會
TEL:(02)8770-6196 台北市中山區長春路366號2F
FAX:(02)8770-6562 buddhayana@gmail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