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乘叩鳴

因緣論與宿命論

2017/02/20

Q:什麼是佛教的因、緣、果呢?

學佛的第一個重點,就是要相信「因、緣、果」。你只要腦筋一動,不管是想什麼,就是種「因」了;接下來你要賦予它條件,這個因才會形成「果」;因和果之間的就是「緣」,緣就是條件。

比如說,你現在二十歲,你覺得自己的肌肉鬆垮垮的,想要變成一個壯漢。想要變成壯漢,這是個「因」,但要怎麼樣才能變成壯漢呢?你想變成壯漢就會變成壯漢嗎?當然不會!要有緣,「緣」就是條件,你要賦予它條件。條件包括:營養要豐富,每天要運動,要練雙槓、雙環、舉重等等,做這些事情就是所謂的條件。有了這些條件以後,可能過了半年、一年、兩年、三年,就會看到效果。這時肌肉一塊一塊的長出來,有點像壯漢了,這就是「果」。
學佛必須相信「因、緣、果」的觀念,如果不能相信,其他的都是白談,講了你也不會相信。

Q:「因緣」和「命運」是一樣的嗎?

不一樣。因緣有無量的路在走,是無量的;而宿命(命運)只有一條路可以走。
「因緣論」是無量的因緣同時存在。比如你現在可以做營業員、可以做弘法者、也可以做流浪漢……,你具備所有的因、緣、果。那麼你現在切入的點,就是你自己所種的因、結的緣,正好切入你要的那個東西,但其實每一場因緣你都在、你都有。
其實你想從問問題來知道答案,不如自己下功夫實修來得到答案,唯有下功夫修行,來開啟般若智慧所得到的答案,才是真正正確的。因為無論是聽導師或任何人的答案,你都會經過自己思想觀念的過濾,所以這個答案已經不是原來的那個答案了;也就是說,是你的「我執、法執」在決定這個答案的。因此,有時候你聽起來覺得合理,有時候覺得不合理;有些覺得對,有些覺得不對,只是你對導師不敢講「不對」而已!或者你的表面意識並沒有覺得不對,但潛意識有可能是反對的。其實我最懂你們的心,但「其實你們不懂我的心」!記得這一首歌,當時還很紅!


Q:為什麼佛教不是「宿命論」,而是「因果論」呢?

每一個人的存在,都有無量的因緣,並不是只有一條路可以選擇。如果只有一條路可以選擇,那就叫「宿命論」;有無量的因緣變動,有無量的路可以走,就叫「因果論」、或「因緣論」。
如果你有一百條因緣的路可以走,那麼你想要走哪一條,就要符合那一條的因緣。比如,你目前從事鐘錶業,想轉更賺錢的行業,當個理財專員或分析師,那麼你就要去學習怎麼投資。有一天條件具足了,參加考試拿到執照,就變成有那樣的條件可以做那件事;所以每個因緣都是看你自己的條件來決定的。
假設你有一百種工作能力,但你只能走這條路,比如你也懂理財、電子、電腦等等,但是你還是只能賣鐘錶,這就叫「宿命論」。如果說你懂晶片這方面,而且能發展出各種更精密的晶片,你有這樣的能力就能跳到這樣的因緣來,這就是「因緣論」;因緣論也就是條件論,只要你符合某種條件就能符合某種因緣。
所以,佛教所講的因緣變化是非常積極的,自己想要過怎樣的生活、過怎樣的日子,就要去創造那樣的條件來符合它。


Q:導師說想過怎樣的生活,就要去創造那樣的條件來符合它。但也有人似乎不太需要付出,天生的因緣福德就特別好,為什麼呢?

我有個親戚一生只上過一次班,而且是一個月的班而已。由於他看上一位美女,一直想娶她,可是沒工作,誰要嫁他呢!所以他就拜託我父親幫他在農會找了一份工作。一有工作後就馬上去提親,女方說:「哦!在農會工作還不錯!」就同意了,還附帶許多嫁妝、財產。結婚後,他就請假去蜜月旅行,回來後沒幾天就辭職了,整天騎著腳踏車到處逛,個性還滿開朗豁達的。有人笑他說:「這麼年輕就沒工作啊!」他也沒關係,還回答說:「你們有工作也是白忙的。」這樣想也對啊!你們可能會想說:「他不修行也沒用啊!」不過他能有這個清閒,表示他累世修行過,當然還沒修到可以解脫的階段。
他在五十歲以前都傻傻的,不太有什麼想法。他有一塊地在縣政府附近,那一帶的地都是他的。有一次有人騙他說:「你那塊地只有幾千坪而已,我用幾十甲地跟你換。」對方就換算給他聽。他一聽:「哇!可以換到多這麼多地啊!」他馬上回家拿權狀。結果對方那塊地是在小港,就算幾甲地也沒他幾坪地值錢,但手續辦好了,也沒辦法了。
經過十多年以後,忽然聽說小港要蓋機場,這徵收的錢可就難算了,後來他每個兒子都分到幾十棟房子,這就叫做「因緣福德」。這就表示我那個親戚歷劫累世捐了很多土地,才會有這樣的福報。別以為他平白得那塊地,人家也是種過那個善因、結過那個善緣,才有這種福報的。
你們進來修學之後,還要發大心、下決心、下功夫修行,真正能解脫、證道,這個福報才真正叫好。你們這一世進佛乘宗,如果沒有辦法成就,可能就要到下三道去,就算以後又到人道來,也不見得有機會遇到佛乘大法。所以不要高興得太早,隨時要有警覺心,別以為進了佛乘宗就「安啦」!

Q:一般人很注重生辰八字,導師那位親戚的情況,大部分人會說,他的八字「注定」就是這樣的。請問佛家對於「注定」的看法?

講「注定」就表示不能改變,那叫宿命論。八字有沒有道理?以後天來講是有道理的,但這也表達「為什麼你有這個八字」?八字是自己以前種的因、結的緣,演變成現在八字的這個果。所謂宿命只是表達說,你這樣的因緣很難突破而已;而佛家講的是因果論、因緣論,就是任何人的命運,都是可以突破的,只要是在「諸惡莫作、眾善奉行、自淨其意」上面多下功夫,就能有很大、很大的突破。
個人就是很好的例子,我在學佛以前也修學過很多命理的東西,也看出自己不能做生意,但偏偏就去做生意。依命理學來看,四十五、六歲做生意會很慘之外,在五十八歲以後,還會變成一個孤單老人,就是沒有人會理我,而且生活會過得很淒慘,衣、食、住、行、育、樂都很淒慘!但是我現在六十七歲了,有沒有過得很淒慘呢?也沒有啊!假設說真有這麼回事,在我五十八歲以後,所有親朋好友都將離我而去,那麼到底有沒有人遠離我而去?沒有,反而有更多的人,起碼今天在座就有一百二十五位,反而越來越多。
這表達什麼?表達宿命是不可信的,宿命是個錯誤的觀念;佛家的因緣論、因果論才是正確的。我們可以突破這個宿命,突破這個我們認為很淒慘或者悲慘的命運,只要透過「諸惡莫作、眾善奉行、自淨其意」,來降低我們的貪、瞋、癡、慢、疑,自然就可以突破因緣,就可以超越因緣。

Q:整個法界是法性緣起,粒子摩擦才會有萬相萬物,就是說我們眾生都有法性。那麼父母的精子、卵子結合,我們是否也遺傳到父母的基因?等於在我們的身體上有遺傳到這樣的習性與思想嗎?

基因會從父母生我而來,這只表示說,你的某些因和緣與父母是有關的,而不是說你跟父母完全一樣,那個差別很大。舉個例子,我家有七個兄弟姊妹,四男三女,這表示我們的某種因、某種緣和父母是有關的,但並非所有方面都是一樣的。比如我現在照鏡子,看自己愈老愈像我爸爸,這就是相貌方面跟他有相同的因、相同的緣,但也只有部分相同,不可能完全一樣,即使孿生兄弟也不可能。
學佛其實很簡單,一個「體」、一個「相」而已;相就是「因、緣、果」。你可以往這個方向去了解,但要了解到很細微是不可能的,因為那要到成「佛」。到了佛的境界,才有辦法連一根針掉下來,一片葉子落下來,祂都清楚。為什麼那片樹葉有三片葉子比較早變黃,那種種因緣果祂都知道,甚至連一根鼻毛掉下來,祂也都知道。
所以,一個人如果求知欲很高的話,就要想辦法成佛,像你們問這麼多問題,就表示求知欲很強。但我不客氣講,你們即使問這個也不會懂,唯一方法只有趕快證道成佛,尤其是成佛,成佛就無所不知了。像我今天為什麼吃到這些水果,這是有因、有緣、有果的;知道這個是果,同時也又種了因、結了緣啊!
 

Q:我有個朋友懷孕,胎兒很大了,但卻保不住,請問這樣算有沒有因緣呢?

也算有因緣,如果對佛理有深入一點的了解,就曉得其實這沒有關係的。有一種修行人會借住在子宮裡幾個月,然後就離開人世,羅漢就有這種情形。初果羅漢要來人間轉世三次,所以,如果是初果羅漢來人間幾個月,這也沒有什麼不好。羅漢只求自己解脫,因此當他來時,不理會世間事,所以可能就有得精神官能症的因緣,才來幾個月或幾年就走了。
 

Q:因、緣、果到底是如何形成的呢?

一個「因、緣、果」的形成,是「身、語、意」的互相配合。起一念善心是「意」,接下來的行為、語言要跟意配合才會有「果」;假設不能配合就沒有那個果,果也就不存在。
比如你起了一個善念,要幫助某位盲人鋼琴演奏家,但從來沒有真正去實踐,那就不會得到果。萬一有一世你的眼睛瞎了,也成為個演奏家,那個人也不會來幫你,因為你得不到那個果。所以,起念的同時要去實踐,行為語言要去配合「意」,才能真正達到那個目的。


Q:是不是念頭一起就會有果,或者念頭起來的同時,果就存在了嗎?

因、緣、果同時存在,那是聖境界,不是凡夫的境界。因為凡夫有時間、空間的限制,所以才會有開始、過程、結束的問題。凡夫境界幾乎沒有「現在」才種因的,都是千百萬劫而來的,即使用最高明的電子計算機也沒有辦法算清楚,那太複雜了。
舉例來說,許多人以為人死了再來,就是完完整整的「我」這個人再來,其實不是。人死後,以物理學來講,整個物理結構都鬆了,和以前不一樣了。當神識一離開肉體,有一部分就被其他東西所吸收,比如有些被狗吸收一點,有些被牆壁吸收一點,只剩下一些「人」的成份在那裡而已,並不是原來那個完整的人。每個眾生都是經過千百萬億、無量世來的,為什麼你們每一世來,不會完全一樣,就是這個道理;否則你們不是每一世都一樣了嗎?
念頭起來只是種「因」,還要加上行為、語言,那是「緣」;緣就是條件,要有因、有緣,「果」才會出來。以有限時空來講是如此,但以真相來講,因、緣、果是同時存在的。

Q:什麼是「不落因果」和「不昧因果」?兩者有什麼差別呢?

不落因果,就是認為沒有因果,這看法是錯的;因為佛家以「相」來講,是因果論。簡單講,假設不落因果,就沒有相的問題了,那怎麼可能呢?我們講「體相一如」,整個宇宙包括本體境界和現象界,體和相就是一個東西,不是兩個東西,所以不可能沒有「相」的存在。
不昧因果,「昧」是曖昧,就是不清楚的意思;不昧,就是不會有不清楚的地方,沒有因果掩蓋的地方。也就是說因果還是在,但聖境界的人不會被因果所牽引,不會「住」在「相」上,這就是所謂的不昧因果。

不昧因果
當年百丈禪師說法時,總會有位老人跟著一起聽法。
百丈問道:「你是什麼人?」老人答:「我不是人,而是一隻野狐,過去古佛時,曾在此修行,後來因為有位雲遊僧問我:『大修行人還落因果嗎?』我回答:『不落因果!』因為此一答語,所以墮狐身五百世。請禪師代一轉語,希望能脫野狐之身!」
百丈禪師聽完後,說道:「不昧因果!」老者言下大悟,作禮告辭。第二天,百丈禪師領徒眾到後山巖洞內,果真發現一具野狐死屍,於是禪師囑附徒眾依亡僧之禮,予以火葬。

Q:現象界的一切都是因緣和合,包括信心也是嗎?

物質世界、所有現象界的每一件事情都是因緣,沒有例外。因此,會有信心也是因緣,就是你以前種善因、結善緣,所以得善果;反之,會迷信也是種惡因、結惡緣,所以得惡果,是相同的道理。
我幾乎每一節課都跟各位報告說:你們起個念頭、有個行為、有個動作,包括所講的每一句話都要非常小心,因為稍一不慎,種的就是惡因。我們有個學員因緣就非常特殊,本來她是想去另一個地方修學佛乘大法,結果卻跑到我們大自在講堂來,剛開始還不知道自己跑錯地方。很明顯的,各位曾經種過大善因、結過大善緣,今天才能來修學佛乘大法、修學正法。
自從我了解「因、緣、果」的道理以後,起個念頭、行為、語言,就都非常小心,要善於種善因、結善緣。比如,以前我那些吃喝玩樂的朋友幾乎都不再來往了,我們現在也一樣吃喝啊,但是所談的是佛法,那就不一樣了。
所謂往者已矣,過去的雖然沒辦法追回來,但佛法最可貴的地方就是可以突破、可以超越。雖然說可以突破、超越,但實際上非常困難,所以各位要下大功夫。

Q:導師當年是如何捨下那種吃喝玩樂的生活,開始學佛的呢?

記得剛進入佛乘宗的時候,是我一生中最窮的時候,身上經常只有一、兩百元,甚至沒有錢,所以經常有一餐、沒一餐的。第一天進佛乘宗的時候,我問他們:要不要學費?他們說:「一個月三千,三個月九千,沒有錢的話也可以分期繳,或等到有錢再繳。」我是因為聽到最後那句話,才敢進佛乘宗。我先說明一下,現在我們佛堂是不收費的,不必耽心那個錢。
我的老師 緣道上人有個但書,就是進入佛乘宗想要好好修行,但經濟狀況不許可的,也可以安心、放心的來學,不要耽心錢的問題;所以我當時就藉這個但書來修學。第一天上課,身上只有兩千多塊,我就把兩千塊交了出去。經過一段時間以後,我那一期的學員,到最後只剩下我一人,後來只好和其他期別的師兄姊併班。
我們上課時,五、六個人在和室裡,大家以聊天方式進行。這方式也滿好的,有些發心的師兄姊會帶茶葉來泡茶、吃點心。那可說是我一生中最快樂的時光!因為他們講他們的,我吃我的。後來,有一個師兄跟我講:「楊師兄!您的『饞』修得很好,剛才不是問什麼是『襌』嗎?」這個師兄笑我「饞」功修得很好。我們現在講的「襌」,當然不是這個「饞」!

Q:究竟什麼是「襌」呢?

「襌」在佛法裡經常會講「不可說!不可說!」但是,「不可說」又哪能知道是不是禪呢?嚴格講,禪真的是不可說啊!沒有辦法透過語言文字來了解襌,只能透過實證。佛法整個架構就是一個實驗主義,每一件都可以實驗來證明結果,而且結果一定與佛法所講相吻合。就像現在的化學、物理學實驗一樣,你照著程式做,結果必定是一樣的。
襌也必定如此,不論是透過念佛也好,拜懺也好,打坐也好;不管是襌宗、密宗、淨土宗或任何宗派都可以達到襌的境界,並非只有禪宗才可以達到禪的境界。透過佛教各大宗派所傳的方法去修行,當有一天你達到一個境界,簡單講就是修到整個思慮、整個念頭都起不來的境界,而且可以連續維持八小時之久;不但每天能八個小時沒有念頭,還要維持三個月左右,當你能夠那樣的時候,就可以實驗「禪」的存在了。
佛乘宗可以把這件事講得這麼清楚,是因為有這個經驗的關係。如果勉強要解釋禪也可以,就是一個凡夫透過修行,有一天忽然進入聖境界的時候,那一刹那的身心狀態就叫「禪」。或許你會覺得我有講和沒講是一樣的,所以我才說,佛法所有的一切境界,包括和人生的所有境界,都是要透過佛法來實驗、來完成的;沒有親自去實驗是不可能真正明白的,這也是為什麼我們佛堂所開的佛法課程叫做「實修實證班」。你一定要親自去修,然後有一天去證明它,是真的可以達到這樣的境界,這就是「襌」。

Q:我們應該怎樣才能把「種善因、結善緣」做得更紮實,讓信心再多一些呢?

你們研修班的學員,最少已經過九個月的熏修,甚至有些長達八年、九年,也一定會發現這樣的困難度;就是儘管已經在我們講堂了,但是到底要怎麼樣才能把這麼好的善因,種得更紮實;把這麼好的善緣,結得更紮實呢?
第一,要想辦法永不退轉,這樣還有點機會;第二,要能下大決心。研修班學員幾乎都是如此,決心老是下不了,所以就因循茍且,每天在那邊拖而已。我想盡辦法讓各位能夠種更大的善因、結更大的善緣,但到現在快要沒有方法了,你們可以教教我嗎?看看還有什麼辦法可以讓大家種更大的善因、結更大的善緣,然後能夠下很大的決心,在這一生成就。
各位的信心裡還有迷信的成分在,為什麼這樣講呢?迷信有兩種情況:一種是講宮、殿、廟的那種迷信;還有一種是你們並不是很清楚,但你們就是信,這也算是迷信的一種。學員之中有些是和  老祖師「大自在王佛」的因緣,有些是和  緣道祖師的因緣,有些是和  善性導師的因緣,有些是和「佛乘宗法界弘法協會」的因緣,有些是和大自在講堂、妙空講堂或緣道講堂的因緣。
因緣是很複雜的,不是很單純的因緣,這些彼此間都有關係。大部分學員並不很清楚,但你們就是信;到底有多信呢?自己也不是很清楚。假設你們的「信」,能達到百分之百,那就非證道不可,真是這樣,那就不是迷信,而是自性相應法的第一步。若不證道就怪了,其中一定有問題存在,那就要去研究問題所在。
當然,少數人會很坦率承認就是這樣,而有些人會覺得自己對佛乘大法的認知滿深了,理論上自己應該不會是迷信;但嚴格來講,還是迷信。因為如果不是迷信的話,那就是什麼?那就是「覺」;假設你們不是覺者,就一定是「迷」。一般的弘法者不願講成這個樣子,對學員也好、弟子也好、信徒也好,說法都是──只有我這個地方是正信,別的地方都是迷信。但我老實說,只要有一天你們還沒有成就,那就是迷;眾生就是迷,就這麼簡單。只是,若我們要巧言令色,硬要把它轉一轉的話,也可以轉啊!就是你們是正迷,他們是邪迷,這樣的說法,你們會覺得有點高興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