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乘經典

六祖壇經直解--序

2017/01/09

六祖壇經直解  序

善性導師講述

 

 

    《六祖壇經》是中國人所作唯一的一本佛經,這真是有點諷刺,因為六祖惠能大師竟然是一個不識字的人!中國向來尊重讀書人,在眾多讀書人的努力之下,締造了幾千年豐富的中國文化,世界各國也非常肯定中國文化不僅優美且兼具深厚的內涵。然而,在這樣的文化背景之下,卻出現一位不識字的惠能大師,他不但對中國文化有廣大的影響,甚至對世界文化也產生相當大的衝擊。雖然到目前為止,《六祖壇經》的影響力僅止於佛教界,但究其原因是大家的努力不夠,沒有將此經對於眾生的益處宣揚出去,這是我們大家的責任,也是今後我們努力的方向。

  目前,世界各大飯店大都擺放基督教的聖經,或者是摩門教的摩門經,唯獨罕有佛經。如果將來有因緣在各大飯店擺放佛經,則什麼樣的佛經最適合呢?《六祖壇經》當是首選。因為此經最大的優點,就是它把 釋迦牟尼佛弘法四十九年所傳授,幫助眾生解脫、證道、成佛的宇宙觀、生命觀、方法論的重點,幾乎全都濃縮在經文之中。一個不識字的人,因自性的流露,居然能把無上的佛法作如此精闢、簡要的詮釋!將自身實證的經驗與經歷,轉化成這部《六祖壇經》,這將帶給眾生,無量的解脫、證道、成佛機會,故此經的重要性是不言可喻的。

  《六祖壇經》的版本很多,各版本的內容多少有些不同,其中以《六祖大師法寶壇經》流傳最廣,此版本係由唐釋門人法海所錄。雖然惠能大師不識字,但是他將一生的行由,以平實的口語表達出來,再由其弟子法海輯錄,稍事修飾,而成就此經。

  此次的講座係以「直解」的方式,來闡釋經文的內容。所謂直解即是對於瑣碎且與佛法無關之處不多講。如果對於地點或歷史背景等方面有興趣者,可以參考註解詳細的註釋本,在此主要是講真正的經義。經云:「不解如來真實義,謂之謗佛。」「如來」之義,除「佛」之涵義外,且有「佛性」、「眾生佛性之本元」的意涵,故 釋迦牟尼佛之本意是希望眾生能了解佛真正的本懷、本意,這才是最重要的。

緣起

  今天的因緣非常殊勝,才能在此舉辦《六祖壇經》講座。諸位大德都是學佛之人,一定能理解此盛會是諸位大德無量劫以來所累積的因緣福德。在〈佛乘宗法要序〉中,祖師告訴我們「一法之生乃法界之一大緣起」,現象界每一件事情的發生,每一個緣起,都是無量劫所累積而成的。所以,今天的盛會並非一般的聚會,而是歷劫累世的因緣福德薰修而來,對我個人而言更是如此!因此,這不只是「榮幸」而已,更讓我有此機會把〈佛乘大法〉的無上心法,藉由此經的講解而宏傳出去,讓眾生有更多的機會、更多的因緣來瞭解〈佛乘大法〉,認識《六祖壇經》真正的內涵。

  現在坊間許多有關詮釋佛經的書籍,大部分都趨向於「文字解」,能真正深入佛經的真諦與內涵的書籍並不多見。所以,在此建議學佛的朋友,如果要看佛經,最好是看經典的原文,因為大部分註解經書者,有實證的並不多;所謂實證,是指能夠實際去驗證佛經的理論。在看經典的原文時,一定要持之以恆才能受惠,除非有極殊勝的因緣,能接觸到真正有實修實證的善知識,或是「明師」來講解佛經;否則,通常無法真正了解其真諦與內涵之所在。這也是今天舉辦《六祖壇經》講座的原因之一。

  個人自從一九九九年一月底回國以來,陸續有許多人邀請我講經,直到最近因緣才逐漸的成熟。因緣成熟的原因,可從三方面來談:

  第一個原因,就是 大自在王佛威德力的加持,也就是老祖師的安排,讓此因緣得以成熟。以世間法的角度而言,雖然〈佛乘宗〉的弟子逐漸增加,但是要把這麼深、這麼殊勝的〈佛乘大法〉宏傳出去,的確不易,所以藉由此次講經的機會,把〈佛乘大法〉真正的心法傳播出去,以利群生。  

  第二個原因,就是個人的因緣。個人認為學佛修行之人無論修到什麼程度,只要尚未達到佛的境界就必須再用功,絕不可「未證言證」,更不可妄稱自己就是某某佛,或是某某佛、某某菩薩來轉世!在整個佛教的歷史上,絕沒有一位真正的證道者,對外宣說自己是證道者,或是哪一個菩薩,哪一尊佛來轉世的!因此,期盼藉由此次講經的因緣,使大家能有正確的認識,同時期許諸位的見地得以提昇、福慧更為圓滿。

  第三個原因,就是家母與內人的因緣。今天能有時間與因緣在此講經弘法,特別感謝家母與內人,全仗他們之成全,才能在十幾年沒有工作與收入的情況下,還能無後顧之憂地弘法。如果因而對眾生有所助益的話,那麼這個「德」應該歸於家母與內人。同時,也將此「德」供養本門歷代祖師,並迴向十方眾生,常樂我淨,同證佛果。

  由於以上幾點因緣,促成《六祖壇經》的講座,在此藉由講座的緣起,與各位探討此經的真正精神與內涵之所在。

  本書之出版過程中,法冠、法音、法耀、法念、法應、法在、法本、法惜、法瓔、法倫、法芳、法然、法啟等人從數十卷錄音帶謄成文字,法本、法瑜、法常、法柔、法味打字,法中整理,法住彙整,法嚴、法為校對,法聞繪圖;在此一併致謝。

民國九十四年元月 善性於佛乘宗大自在講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