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話家常

當無常來敲門,就算是人生勝利組又如何?

2019/03/06

文/法慧 

我曾自詡是「人生勝利組」的成員之一,誰奈無常來敲門,從擁有到失去,原來只在一瞬之間。

 

    曾經安逸滿足於當下生活,有著內外兼顧的老婆,四個健康聰明的小孩,加上本身在公營行庫任職,對我而言,已經是人生勝利組合了,夫復何求。總是以為本身缺乏雄心大志,不熱衷於追求名利,所以這種單純生活會一直維持下去,直到小孩長大,到退休……。

 

當人生由彩色變黑白

    無奈,無常終究是找上了我,一○四年初老婆因病走了。瞬間,「人生由彩色變黑白」、「生活由天堂掉入地獄」等等形容詞仍不足以形容萬一。之前讚歎此生已值得,而今只期望趕快把這輩子過完。四個小孩,老大剛上大學,最小的小學三年級,即使是平常親友口中的「理智、淡定一哥」,但此時的我也亂了方寸、沒了主意,以前常常掛嘴上的「某哪英明,尪著清閒」(台語)的日子已然結束,未來變得不敢想像。

    至此,生活必須重新理出頭緒。過了一年多的時間,老二也上了大學,全家搬到台中居住,暫時離開充滿回憶的屋子。每天載小孩到彰化上學再到台中上班,下班先去彰化載小孩再回台中,成為生活模式,也因此以前打球、打牌、打屁的朋友很自然的無暇以對,也漸漸的喜歡上了孤獨,生活也漸漸循序。時間有了空檔,二十年不看電視、不看報章的我,就剩宗教節目是偶爾打發時間的選擇。

    因緣際會就此展開。雖然同是電視弘法,總有些聽不來,有些較能接受,大約三個月時間之後,漸漸的只剩 導師的節目準時收看。其實我對宗教一無所知,甚至許多親友對宗教的言行讓我誤解為迷信,並不認同。也是因緣吧!有天收看 導師的節目時,忽然螢幕旁字串出現台中慈悲心講堂「與師有約」的活動,讓我動了參加的念頭,結果我還真的前往參加了,這跟消極個性的我很不搭。另也因為沒聽過「九字禪」,電視上也沒有禮佛儀式,所以當初並不知道這是一個宗教團體,本以為是一個有宗教信仰的心靈講座,活動之後在師兄姐熱情的引導下,報名了兩週後初級班的課程。

 

從「心」開始,我的佛法初體驗

    事情也不是就這樣一路順利至此。回家後,跟小孩說這是一個宗教團體,內容聽起來不錯,我去上三堂課就好。自己內心對宗教認知正負兩面思維的掙扎以及外在家人的溝通,有幾次差點就不想繼續上課了,還好因為講師、助教、師兄姐們的熱情付出、教導,以及上課前電話和LINE的叮嚀,於是給了講師的回覆,說我會把初級班上完,給自己一個改變的機會,也因為能持續上課,接受佛乘宗的思想觀念,讓自己思想觀念提昇而漸漸認同。一直到初級班結束前,才知道有皈依典禮,心裡雖尚有猶豫,但回顧整個課程下來,許多的思想觀念是那麼好,是生活化的,是要實踐力行的,顛覆了以前對佛教的錯誤觀念,也將兩年來心靈的傷痛撫平了大半,重拾正面能量,面對未來的人生,這也是來上課原始的目的。

    最後,我一路上課到高級班結業。第一輪三十六堂課聽下來,許多的內容仍是似懂非懂,不過許多的課程內容可以運用在心靈的復甦及「佛法生活化」,也因為許多和協觀念的運用,使得職場更為人和,更由於「縮小我」的做法,讓工作更有人助,整體工作更為順心如意。於是在重新上第二輪的三十六堂課時,上班中經常有空閒可以背寫「六大心法」、「禪功心法」及〈佛乘宗法要序〉,並且閱讀相關經典及佛教概論等書籍,以充實佛學知識,才敢與人稍談佛法,這是當初上第二輪的目的。

    佛乘宗是我的佛教、佛法初體驗,許多師兄姐有很多道場經驗,而我完全是靠講師、助教及師兄姐的熱誠教導,才能持續在修行這條路上。我體驗很深,感恩很多,在兩年多佛乘宗的日子裡,生活很單純,就是家庭、上班、佛堂,應該說我修行的因緣很好,很少有攀緣的塵勞。

 

去習氣,人生重新來過

    由於僧團的力量,在講師、師兄姐帶領下參與佛堂的活動,有了許多實際學習的機會。記得第一次參加DM發放及經書布點的前一天,跟老大和老三說時,兩人同時眼睛睜大看著我說:「你怎麼可能?」隔天晚上老二回家,老大跟老三對他說,爸爸今天跟佛堂的人去發DM跟經書布點,老二大叫一聲:「啥!怎麼可能!」可見我這個習氣多重,我自己也知,但還是無法自如,持續學習中,不過也趁機教育小孩,我都願意改變,你們也可以。

    記得皈依大典時和三位師兄姐一起,共有四位同修皈依,大典最後 導師以「誓(四)證佛果好不好?」作為結束,結果沒人回應,只見 導師苦笑搖頭。當初心想佛法能讓我心痛不再就滿足了,成佛似乎不關我的事,現在想起來真該懺悔,當時應當高聲回應:「好!」這不就是佛乘宗門人的目標嗎?只是用功不夠,都只是空想,希望維持在修行路上能夠持續增強信心,大步邁開、精進不懈,往成佛的路上奔馳而去。

 

「緣」來如此,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

    因緣就是這麼奇妙,起稿的今天,正是老婆過世四週年的日子。老婆以前是虔誠的佛教徒,也常要我念佛讀經,我卻從不認同,自進入佛乘宗、認同佛乘宗後,一直認為冥冥之中有她的助力,讓我得以接觸正法,如果能夠再用功精進修行,她一定樂不可支,謹以此向她表達懷念、感恩、懺悔之情。

    最後,感謝佛乘宗帶給我的改變,感恩 祖師大慈大悲威德力加持、導師老婆心切般的教導、講師和師兄姐熱情的提攜打氣,讓我的人生轉折——生活本無常,前路更精采,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