廣欽菩薩
前言
民國六十一年二月二十二日,筆者謁台北縣土城清源山《承天禪寺》求皈,從山下沿階石以朝山方式拜見 廣欽菩薩。在原本由茅棚改建成鋼筋水泥之方丈室中,菩薩獨坐於舊藤椅上,入念佛三昧,雙目炯炯有神,慈眼視眾生。 廣欽菩薩時年八十有一,膚質細軟發亮,手足柔軟,舌甚廣長,聲如洪鐘,語如江河傾瀉,當機切中求教者肺腑之意。頭頂隆起,眼晴呈鉗青色,手掌之大超於常人,十指纖長,足根特長,行住坐臥,不離彌陀。
  筆者受教之後,繼而欲往謁土城三峽交界處成福山上之天然古洞,乃沿承天禪寺後山攀登,道旁草木掩映,不時傳來陣陣猿啼,終於抵達古洞。洞高兩丈餘,長數丈,深可兩丈。洞口朝東,日月甫升之時,光霞可入洞,此「日月洞」也,乃 廣欽菩薩於民國四十年〔辛卯〕十一月發現,菩薩曾於此洞中潛修三年。洞頂有泉,而泉水清澈,飲之甘美可口。承蒙菩薩弟子應允,筆者得於此「日月洞」中小參數日,洞中泉聲漎漎,幽靜清涼,確為清淨之地,令人氣朗神清,真是人間淨土也。

廣欽菩薩於中國大陸應化事蹟

  廣欽菩薩為中國福建省惠安人氏,誕生於清光緒十八年(西元一八九二年)陰曆十月二十六日,因家境清寒,菩薩四歲時,至晉江縣城南門外李家作養子,父李樹,母林菜。並在養母娘家附近觀音亭許願,與 觀音菩薩當「契子」。 廣欽菩薩宿具慧根,自幼即隨養母奉佛茹素。一九OO年,菩薩九歲,養母別世,過二年,養父也跟著走了。短短時間,無常摧折,頓失依怙,舉目無親,幼弱無力,孤零零一人,不知如何歸趣?俟養父母喪事辦妥,遠門親戚為他安排到南洋謀生。先在店裡為人掃地、煮飯,做雜役傭工維持生活。年紀稍長,身體漸強,力氣較足,轉而與人結隊上山墾林伐木,雖然辛苦,賺錢較多,一日,大家照往昔時間散工,正準備搭乘「輕便推車」下山,菩薩不知怎的,一直覺得這班車不安全,他直覺地警惕同事不要搭乘,但是大家急於回家,只當他是胡言亂語。沒料到,這部推車果然出事,翻落山谷,人皆以為奇。
  西元一九一一年,菩薩二十歲,深感世事無常,頓萌出家之念,將養父母所遺田地分送近親,投泉州承天寺(該寺建於明朝,西元一四三六年至一四四九年之間)出家,法名照敬,字廣欽。出家後皈依於苦行僧瑞舫法師,瑞舫法師苦行過苛,不幸英年早逝,故受教於方丈轉塵老和尚。轉公知菩薩根基深厚,將來必為法門龍象,因此,鞭策甚緊,時時耳提面命。菩薩曾出坡職事,種菜除草等,心想幹這麼粗的活,吃這麼差的飯菜,又受奚落,而萌生退念。又自忖道:我不是決志苦修,專為了生死而出離嗎?今獨為一點苦差事鬧意氣,豈不有違初願嗎?經自己下一轉語,忽覺志氣昂然,一時倦怠、饑餓、不滿,全部拋卻九霄雲外。遂至轉塵老和尚跟前覆命,轉公叮嚀一句:「吃人不吃,做人不做,以後你就知!」自此以後,更刻苦自勵,不敢興退卻之念。
  因自念貧窮不識字,於是,決意植福報恩,每天為大眾盛飯,等大家吃飽,然後將掉落於桌上地下的飯粒收拾起來,也不重新洗過、蒸過,就吃將起來。若有遠來大德高僧,則為倒茶水、送洗臉水、遞毛巾、拖鞋、放洗澡水,或搬磚運瓦、砍柴、煮飯、灑掃、洗刷……,舉凡一切粗活賤役,極力承擔,從無怨言。執賤役修福十餘載,後被委派為香燈;每天早起晚睡,負責清理大殿,以香、花、燈、燭供佛,並執行打板醒眾共修等工作。某次,睡過頭,慢了五分鐘敲板,心想:六百人同修,每人錯過五分,一共怠慢了三千分,如此因果如何承擔得起?遂於大殿門口跪著,一一與大眾師懺悔。自此以後,每天於佛前打坐,不敢怠慢。由於警戒心重,一夜驚醒五六次,就在驚警戒責之中,醒醒睡睡之間,自然而然打下「不倒單」的基礎。
  廣欽菩薩出家之後,專志苦修,能夠日中一食,樹下一宿,不依床鋪止息,食人所不食,為人所不為,常坐不臥,一心念佛。一九三三年,民國二十二年,菩薩已進入中年,卻仍未曾受俱足戒,自弱冠出家至今已二十二年矣!其所以遲遲不肯受比丘戒,承擔如來家業者,實恐上欺佛祖,下瞞眾生,外負師友親恩,內負己靈。及至,於鼓山寺精進佛七中,得證念佛三昧,方許頂戴如來家業,前往興化龍山寺受俱足戒,得自在雲遊身。
  菩薩決志進一步潛修,承蒙轉塵老和尚應允,前往泉州城北清源山,覓得半山岩壁石洞為安身之處,於深山洞中坐禪念佛,米盡糧絕,即以樹薯、野果充飢,山中多猴虎。某日,他與往常一樣在洞中坐禪,忽聞一股強烈腥羶,隨風飄入;心裏正覺奇怪,隱約之中,似有一龐然大物入洞來;隨即睜眼瞧瞧,沒想到竟是一隻猛虎。心中大驚,脫口叫出「阿彌陀佛」。這隻猛虎,萬萬也沒料到,此乃森林之王定居之所,居然有此「師」之吼。猛虎心裏沒有準備,猛然之間聽此師吼,竟自落荒奔逃。猛虎於驚魂甫定後,重整旗鼓,挺胸邁步,一步步逼向洞中,並不時嘶吼,怒目投向菩薩。菩薩見猛虎奔出後,稍一收心;自想:「若是我過去欠它一命,此世還它一命,自是因果相酬。」又想:「若不是,豈不因果報應永無了期嗎?」菩薩心意未定,猛虎已入洞來。
  菩薩言:「阿彌陀佛,老虎莫瞋!冤冤相報,終無了期;你是在地的,我是外人,你這個地方讓我修行,以後我成就了,必當度你。皈依佛,皈依法,皈依僧。......」猛虎見菩薩念念有詞,不知是懂還是不懂。停在那兒沒有進一步的行動;菩薩祇顧一心念佛,靜待奇蹟出現。沒料到猛虎竟然頷首稱臣,點了點頭,溫順地向洞外走去,伏在洞口站起衛兵當起護法來了。菩薩見此狀,心想:必是龍天護法庇祐,諸佛菩薩加被,否則難逃虎口。自此,信心大增,志意更為堅定,遂默默許願,此生若不悟道,願終身埋首洞內,永不出頭。
  菩薩自降伏猛虎後,與虎朝夕相處,了無畏懼,虎亦順若家畜,乖巧而略通人語,後竟率虎妻虎子回來,於菩薩前戲耍,大獻虎舞;又向菩薩頻頻點頭,似有所求;菩薩遂為其授三皈,開示法要。久之,人獸相處了無畏懼,有猿猴獻果、猛虎皈依之事,「伏虎師」之雅號遠近傳聞。
  菩薩常入定,曾一定數月,不食不動,甚或鼻息全無,眾人誤謂師已圓寂,屢請方丈準備火化。當時律宗高僧「弘一大師」,駐錫於永春普濟寺,聞之,趕至承天寺,即同方丈轉塵老和尚等數人上山探之,方曉菩薩入在定中,甚為讚嘆,乃彈指三下,請菩薩出定。
  菩薩自從此番大定後,一路快馬加鞭,極力參究,及至證悟,前後穴居共歷十三個寒暑。一般人不要說在那麼艱辛的荒山上獨處十三年,就是在家裡萬物具備下,一個人獨自地面對自己,孤寂地呆守一個日夜,也都是一件非常惱人的事,何況在舉目無人的山洞中,坐上十三個春秋呢?單就這份耐得住寂寞的能力,已非我們凡夫俗子所能想像,更不論自內證驗那難忍能忍、難行能行的心路歷程了。當然,菩薩自得其樂、法喜自在的證驗世界,也非吾人所能揣知,吾人亦無法與其同享,這是屬於菩薩苦修的代價。大自然的法則,本來就是平等的,在這裡失去的,必然從別處撿拾回來,魚與熊掌不可兼得。在修行上,沒有任何便宜可佔,也沒有任何取巧詐偽處,都是步步踏實,一分耕耘一分收穫的。
  菩薩悟後,常自思惟:若不下山度眾,就如洞穴為石頭所塞,無法進出,洞裡有什麼了不得的東西,也無法與世人共享,最多不過自給自足,作個自了漢罷了!如此,不但辜負佛恩,亦有違初願。於是,毅然決然,搬開心中這塊大石,信步邁向苦海眾生,為作慈航明燈。此時正是民國三十四年,抗戰勝利那年,而菩薩已五十四歲矣!

廣欽菩薩於寶島台灣應化事蹟

  民國三十五年,一九四六年,端午節後,福建永春林氏至承天禪寺一遊, 廣欽菩薩告之曰:「我與台灣有緣,將渡台興建道場,度化眾生。你到台灣教書,務要與我來信。」
  林覺非居士抵台後,即常與 廣欽菩薩聯絡;民國三十六年夏,菩薩時年五十有六,在林氏安排下,與台僧普旺法師於農曆六月十五日由廈門乘英航號輪船渡海來台,十六日午抵基隆,先在極樂寺、靈泉寺、最勝寺等處掛搭,七月初,復往台北芝山岩,中秋後再往新店吊橋南岸半山上之日式空屋,是時亦常往返於台北法華寺,於該寺有夜度日本鬼魂之事。民國三十七年春,菩薩於新店街後山壁間鑿石洞,命名廣明岩〔今之廣明寺〕,民國四十年再於右後方上側大石壁雕「阿彌陀佛」大石像,左下鑿石洞〔現廣照寺內天君殿〕;大佛龕總高二丈六尺,寬一丈九尺,深九尺,佛身高二丈一尺,蓮座寬八尺,深六尺,高三尺。
  四十年十一月隱居「日月洞」三年潛修。期間不食人間煙火,以野果維生,「水果師」之雅號乃不脛而走。四十二午, 廣欽菩薩又上山頂,在大石前再搭一小茅棚自住。間有大蟒於深夜至菩薩處,毫無懼意,菩薩為其授三皈。有一日,山下有一鄰長諸子,偶遇大蟒,率眾持棍欲撲殺之,菩薩於山上聽喧嘩聲,急出告諸大眾:「蟒已皈依三寶,切莫殺害。」眾聞言,遂各散去。菩薩自移錫日月洞內,鮮有人知,三度大定後,方為世驚。
  四十四年三月,板橋信眾在北縣土城火山購地供 廣欽菩薩,即今「承天寺」所在,該地原係一片竹林,人跡罕到。菩薩於是處編竹結草跏趺而修,有如史前先民生活,次年再回新店廣照寺。四十七年年底,菩薩復返火山。次年添茅棚數間。四十九年四月,興建大雄寶殿,為紀念祖庭,命名「承天禪寺」,火山則稱「清源山」。五十一年再建三聖殿。
  民國五十二年, 廣欽菩薩應善信之請,往花蓮天祥住數月,協建祥德寺,〔今天峰塔即師當時茅亭禪坐之位〕,旋應中部弟子之請,至台中龍井山上之南寮,創建廣龍寺。菩薩數月未得回山,承天寺監院藉稱三請於師,師不歸,遂將寺中常住積蓄按等級分發,各自散去。五十三年,菩薩再返土城承天寺,年底建山門,並將茅棚改建鋼筋水泥之方丈室,相繼於五十四年九月建齋堂及廚房,承天寺的初步建設,於是完成。
  但時日既久,地基陷落,牆壁龜裂,故於民國六十五年春,開始重建。六十八年啟建新大殿。七十二年大悲樓奠基。民國五十八年,菩薩曾於土城鄉公所右後方,創建廣承岩。六十七年,該岩復建華藏塔,由傳斌法師主其事。
  廣欽菩薩自來台迄定居承天寺,前後歷十七年,深居簡出,不欲人知,而此中所受煎熬迫害,亦不曾為外人道。末世道息,菩薩亦自忍讓,不以為意。常有人建言:「這些無法無天的壞人,應該繩之以法,接受法律的制裁。」菩薩回說:「好人要度,壞人也要度。我們應該慚愧,自己德能不足,無法感化他們,不應以瞋恨對瞋恨。」
  七十一年九月,師又派隨侍左右十多年之弟子傳聞法師至高雄縣六龜鄉寶來村,創建「妙通寺」。七十三年七月,菩薩移錫該寺,並於七十四年十月傳授三壇大戒,求戒之四眾弟子,多達數千,並啟建水陸大法會,廣度眾生,盛況空前。
  七十四年歲末,菩薩返承天禪寺,次年正月初一清晨,師召集各分院負重任之弟子及承天寺大眾,一一囑咐,並言圓寂後火化,靈骨分別供於承天寺、廣承岩、妙通寺三處。早齋後即示意欲返妙通寺,菩薩抵妙通寺後,日以繼夜念佛,有時自己親打木魚,並囑弟子一起念佛。初五,菩薩瞻視清澈,定靜安詳,毫無異樣。午後二時左右,忽告眾「無來亦無去,沒有事」之語,並向徒眾頷首莞爾,安坐閉目。少頃,眾見菩薩不動,趨前細察,乃知師已於念佛聲中,安然圓寂。
  菩薩係禪淨雙修之行者,以其一身示現佛陀典範,然眾生福薄,應化示寂。惟願不捨悲智,倒駕慈航,廣度群迷,導歸淨土,共成無上菩提,則不勝馨香禱祝!

以修行度眾的 廣欽菩薩

  廣欽菩薩起居簡樸,待人平易謙和,縱年近百齡,行不用柱杖,走不用人攙,身輕體健,動作敏捷,住則常坐不臥,並時坐於室外,或露天、或廊簷下。菩薩一生示現了堅毅篤樸,宿慧萌芽,潛修百苦,乃致徹悟的完整修行典範給眾生看。渡海來台弘法,冥陽兩度,禽獸馴歸,更以禪悅代替火食,歷半生歲月,其昭示修行之典範,誠堪與古德共讚。
  他除雨天外,夜露坐,數十年如一日,破曉時,只見滿山林木草叢上,皆露珠晶瑩亮麗,唯獨菩薩坐處,約數尺直徑周圍全乾。由於菩薩慈悲方便,加上定慧禪功莫測,每日來山訪問者日眾。有虔誠皈依,有求 廣欽菩薩開示法要者,有好奇湊熱鬧者,有自視非凡來比試禪定功夫者,各式各樣的人物皆有,而菩薩以一介不識字之老人,對答應付自如,佛法之不可思議,誠不謬也。例某日某教授,自認禪定功高,一大早撞進菩薩之禪堂,一語不道,自個兒坐將下來,菩薩亦默默無言以對;過了一段不短的時間,這位教授開口了:「老和尚!您看我這是第幾禪?」菩薩言:「我看不出來。」對曰:「聽說您禪定功夫很高,我已到了第四禪,您怎麼看不出來?」菩薩答說:「我三餐吃飽沒事幹。」然後隨手拿一團衛生紙,嘴巴動幾下子,轉過頭來問:「衛生紙在跟我講話,你聽到沒有?」教授猶如丈二金剛摸不著頭,默默而退。
  某位常住自覺我執太重,一直突不破。有一天,跑到 廣欽菩薩面前,跪著懇求師父慈悲,想個辨法幫他破解。菩薩滿口答應,常住亦喜不自勝,雀躍不已。某日,正逢法會,大眾忙得不可開交,忽聞 廣欽菩薩在大眾面前喝斥那位常住,大家亦不明所以,只覺得有些不平常, 廣欽菩薩過去從來不曾當眾喝斥常住,有事也都私下和顏相勸。過些時,只見這位常住整裝捆包,跪在 廣欽菩薩跟前,淚汪汪準備辭行了,菩薩笑著說:「你不是要我幫你破我執嗎?怎麼才下一針就想走人了!」他才如夢初醒,破涕為笑,叩首而退。

以『念佛三昧』度眾的 廣欽菩薩

  廣欽菩薩常勸人念佛,人無老少,總是勸人念佛。每有輕慢者, 廣欽菩薩常懇切慈悲勸勉:「念佛也不是簡單的,必得通身放下,內外各種紛擾,都要摒棄,一心清淨稱佛名號,然後才能相應。要能將一句六字洪名,念得清清楚楚,聽得明明白白,不要有一絲疑念,其他雜念。自然消除,決定會證到一心不亂。如果你們信我的話,老實念佛,行住坐臥,不離這個,甚至在夢中都能把持得住,把一句佛號謹記在心,不為六根塵境侵擾,到了這種地步,自然心不貪戀,意不顛倒,等到功夫純熟,西方極樂世界自然現前。千萬不可掉以輕心!」
  廣欽菩薩於行、住、坐、臥中辦道,筆者民國六十一年初謁菩薩,之後陸續往謁,他總是坐於舊藤椅上,有時默默地看著你微笑,有時摸摸你的頭,親聞開示大要如下:
人身難得!佛法難聞!中國難生!(註:有佛陀正法可學的地方謂之「中國」,無佛法可學的地方謂之「邊地」)要知苦呀,持戒行捨是入道根本,忍辱精進禪定作為方便,啟發自性彌陀最重要。過去的佛、菩薩都是累世修的,生活淡泊,不妄造作,所以能開悟,了生死,才有能力度眾,修行人應該效法佛、菩薩,每人至少發一個願,永持勿失。有願力的種子,即可促使他念佛作佛。
  遇到不順利的時候,要有信心,在自心深處要有一依止,佛就是依止。持此念佛心,不隨順妄心妄念,就是修苦行。能放下的功夫就是修苦行。
  一心不亂從「觀自在」學起,禪定是學佛的重要基礎,要學定力。有禪定才是真會念佛。妄念多,就是業障。去妄念,念佛較易。另外俗緣要少,也很重要。
  時常念南無阿彌陀佛,隨時念、隨處念,日以繼夜地念。會念佛的人,心與佛同,多一年壽命,就多一年的無量壽佛。
  「無來亦無去,沒有代誌」,要自己求悟,自己要開自已的智慧。自己開發的智慧才不會退失,沒有開悟前一定要持念佛心,才不迷。
  學佛一定要要自己求悟,不然還是門外漢,悟後發的慈悲心才是真的。
  結善緣很重要,開悟後要度眾生也要靠這善緣,我們把慈悲心發出去,他要肯接受,才會受我們度,他不接受,就無法度,所以一切要自自然然的,要他看到我們就會覺得歡喜。度眾生要隨緣而化、慈悲為懷,度眾生是順其自然的,所以這個緣就很重要了。
  要一心念佛,面對『定業難轉』,也可以看作是『乘願還業』。有修行,才會遇此苦難挫折,這正是他修行的功德,使事情在這一次就解決了。
  要念佛!修定!啟發智慧!

廣欽菩薩自談念佛三昧的經驗

  一般人只知道是參臨濟禪開悟,殊不知 廣欽菩薩實是於念佛先得力,而後參禪。
  菩薩過去於鼓山寺佛七中所見所修,祇能從外國來參訪的金博士與他的對話中,得知一二。他謙謹樸素的答覆這位遠地參訪的異國客人說:當時,在念念念佛聲中,忽然之間,身心皆寂,如入他鄉異國;睜眼所見,鳥語、花香、風吹草動,一切語默動靜,無非在念佛、念法、念僧。此種景況綿延三個月未曾中斷。
  廣欽菩薩回憶紀錄如下:當時我在福州鼓山寺,有一次隨眾在大殿行香念佛,大家隨著木魚聲念『南無阿彌陀佛、南無阿彌陀佛……』,我手結定印,邊走邊念,突然我那麼一頓。……當時「南無阿彌陀佛、南無阿彌陀佛……」的佛號,先在大殿地面盤繞,然後再冉冉地迴旋上升起來,緩緩盤旋,同時念佛聲音深沉而渾厚。當時沒有什麼寺廟建築和其他人事物的感覺,只有源源不斷的念佛聲,由下至上一直繞轉,盡虛空、遍法界盡是彌陀聖號,那時也不曉得行不行香,也不曉得定在那裡,光是「南無阿彌陀佛」而已,最後維那引罄一敲,功課圓滿,大眾各歸寮房,他還是一樣「南無阿彌陀佛」下去,二六時中,行住坐臥,上殿過堂,完全融於 南無阿彌陀佛聖號聲中,鳥語花香,如此達三個月之久。那真的很爽快!
法忍整理
《參考資料》:
廣欽老和尚訪問記、雲水記、生平略傳
社團法人中華佛乘宗法界弘法協會
財團法人佛教佛乘宗基金會
TEL:(02)8770-6196 台北市中山區長春路366號2F
FAX:(02)8770-6562 buddhayana@gmail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