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著菩薩與世親菩薩
  在公元四、五世紀左右,小乘佛法極為興盛,大乘佛法卻呈現普遍衰落的情況。在這時候,北印度犍陀國(梵Gandhara)的富婁沙富羅城(梵Pursapura,意譯「丈夫城」),有一位信仰大乘佛法的婆羅門女人,不忍見大乘佛法衰落,便在心中不斷迫切地向諸佛祈求:「但願我能生下兩個兒子,由他們來弘揚大乘佛法!」後來,女人相繼與一個國王及一個婆羅門(國師婆羅門憍尸迦)分別生下了兄弟二人,均名「天親」。兄後來改名為「無著」(Asanga),弟則稱為「天親」或「世親」(Vasubandhu,古漢譯為「婆藪盤豆」),他們後來均在「有部」(說一切有部,梵Sarvastivadin,小乘派別之一)出家為比丘,在出家後不久,二人便分開各自學道去了。
 
因發大悲心而受啟發的 無著菩薩
 無著菩薩之天資獨厚,深具夙慧,凡所修學經論,過目即能理解。後修禪定,而得離欲,曾反覆思維「空義」,總不能深解辯析,恨不得要自殺。有一位賓頭廬阿羅漢,聞知此事,特來為他說「小乘空觀」,他依教修觀,便得深入。無著雖學得了小乘空觀,但是還不滿意,因為還有不少疑團,仍未得到圓滿解答。
  於是他便上山入關修持,祈願能得見彌勒大士(梵Maitreya,意譯「慈氏」)。無著刻苦精進地修持及祈願,前後經過了十二年,但過程中曾產生三次退心。第一次是六年後生了一念:「要得見佛是沒可能的事,我還是放棄吧!」于是便破關下山了,在下山路上,無著見到一個人在磨鐵杵,無著便問他在幹什麼,那人回答:「我要把鐵杵磨成一支針。」他受感動又回到山上的關中,重新投入艱苦的修持。
  可是,在接下來的三年裡,無著仍未得到任何成績,他便又生起了一念:「我何必浪費時間呢?見佛根本是不可能的事!」所以他又再破關下山去了。這一次,他碰到一個正在以羽毛刷拭一塊巨石的人。無著問那人在幹什麼?那人回答:「這大石把陽光擋住了,我正在把它磨小,令陽光可以照到我的房中。」。無著心想:「這個人對如斯可笑的事,況且不屈不撓,我卻如此不濟,只因小小的挫折便退心了!!」他便心存羞愧地又一次回到山上的關房。這樣地又過了三年,無著仍然未得見彌勒化現。
  最後他又再一次退心了,又再離開了關房。在下山的路上,他看到一只垂死的老狗,狗的身體已經開始腐爛,傷口佈滿了發出惡臭的蛆虫。無著對這只狗生起了悲心,便由自己身上割下一塊肉給狗吃,又欲把狗身傷口上的眾多蛆虫除去。無著心想:「這些蛆虫的身體十分脆弱,如果我用我的粗手指去移動牠們,肯定會把牠們弄傷。」所以他便想以舌頭輕輕把蛆虫舐起,再把牠們放生,但這些蛆虫看起來實在太可怕了,無著只好跪下來,閉起眼睛,俯身以舌舐虫。
  在俯下去時,無著卻感到舌頭碰到地面,他便張開眼睛,赫然發現狗已不見了,莊嚴的彌勒大士卻正站在他前面。無著在激動之餘,問大士說:「我一心地祈請大士向我示現,歷經十二載,為何大士總不示現?」,大士答:「從你入關祈請的第一天起,我便時時刻刻在你身邊,但你因為業障之力,總不能見到我。在十二年間,你精進地修持,所以淨化了大部份業障,再加上因為你剛才能發起大悲心,便破除了一切業障,得見佛身!」
  見到了 彌勒大士,無著便虛心求教。 彌勒甚是歡喜,便把他帶到兜率淨土(梵Tusita)中,為他講解大乘寶觀及〈慈氏五論〉等,這使他如撥雲見日,許多疑點盡釋了。從此,他就根據 彌勒大士的教導,專修「大乘空觀」,遇到自己不可解時,便上升到兜率淨土,向大士頂禮請教。 彌勒一一為他開示,還給他詳細說大乘經義。他隨聽悟,把大乘經論基本上通達了,就正式開始宣講大乘。
  無著大師以後又進一步修習「日光三摩地」,經刻苦地修學,終于得到了勝果。自此,凡過去不能了悟的,皆能通達,凡所見所聞所閱的經典,悉能永記不忘。對當年 釋迦佛所說的《華嚴經》等諸部大乘經,尚有未徹底明瞭的,經 彌勒在兜率內院一一再為他解說,使他完全了解,並能記憶受持。他在本國造了一個大講堂,專門為眾宣講一切大乘經義。據《大唐西域記》傳說, 無著菩薩上昇兜率天從 彌勒菩薩受學《瑜伽師地論》。 無著菩薩所作的《攝大乘論》、《大乘阿毘達磨集論》、《顯揚聖教論》,是最先嘗試將唯識思想組織化的論著。彌勒、 無著菩薩亦同被視為唯識學派的創始人,與 世親菩薩並稱為「唯識三大論師」。
 
因聽聞華嚴經十地品而受啟發的 世親菩薩
  無著大師的弟弟,世親法師年輕時表現也不俗:佛滅度后九百年,出了一個婆羅門數論派(Samkhya)外道要以斬腦袋之性命賭賽公開辯論,「要與沙門學子辯論,決一勝負,各須以頭為誓」,挑戰盛行于世的釋迦法。當時國王及沙門長老均受辱,幸而無著大師的弟弟,世親法師回到阿逾獬國,著手撰寫了《七十真實論》,專破外道的「數論」《僧論》,論著從到尾,把「數論」的論點駁得體無完膚。著作完成,廣為流傳,公開號召婆羅門與諸外道,大膽出來辯論﹔并聲明是學術上的爭辯,目的是搞清孰是孰非,不必以性命賭賽。
  世親法師是當時沙門權威之一,諸外道見「數論」《僧論》已破,那傲慢的婆羅門又離去了,還有誰敢出來辯論!國王歡喜,賞世親法師三萬金錢,法師就在國內起造三寺,接著,世親法師就在國內開始弘法。他先學習《毗婆沙論》,學通以後,便向大家講解《毗婆沙》義。一共造了六百余偈,盡釋《毗婆沙》義理﹔自始至終,無一人能報名破偈,這就是世親法師所著的《俱舍論》。全論完成,法師又慎重地派人送到縮賓國去,請求各位毗婆沙法師指教。諸法師誦了皆大歡喜,謂我正法己得廣傳﹔但偈語玄太深,不能盡解,最好請法師再撰長論闡釋。世親法師同意,當即另撰新著,凡有玄奧難解之處,便以經部義理釋之。完著完成,名為《阿毗達磨俱舍論》(譯為「對法藏」,因其理路井然,世稱「聰明論」,在當時相當盛行。)。此外,世親法師又造新論,把《毗伽羅論》三十二品,從頭至尾破析得一無是處,令那婆羅門上師無法反駁。
  世親的大哥無著在世親童年時,即先於「有部」出家,但後來受到 彌勒菩薩的啟發,而由小乘改宗大乘。世親起初抨擊大乘佛教,認為大乘非佛所說。哥哥 無著菩薩晚年時,專事講經說法,宣揚大乘。當時他看到弟弟世親的作品,也聽到有關弟弟的事業,很佩服弟弟的才幹,只是對他不信大乘很感遺憾。他擔心自己故后,弟弟可能會造論毀謗大乘,那時大乘學子將無人能戰勝他,因此想在生前能說服他改信大乘。就推說病危,派人去請弟弟火速回來會一面,世親聞知兄長病篤,日夜兼程趕回本國。出乎意料之外,只見兄長精神甚好,正在講堂上為大眾說法。
  世親於是在窗外聽一會兄長無著講經,無著講是《瑜伽師地論》,世親沒有聽過。他細心諦聽,越聽越覺大乘學說有道理,其義理完全沒有脫離佛陀精神,大乘的不少「般若妙義」是自己在過去所沒有聽過的,當下已感到自己確實對大乘存有偏見了。世親初學大乘法味,正合心意。于是天天出席講堂,聽兄講解大乘。遇有不明的地方,晚上再請兄長開示。世親是絕頂聰明之人,越聽越領悟,不等兄講完,已是大乘學說的信徒了。
  後來在中印度阿踰陀(梵Ayodhya)國, 無著菩薩故意遣門人誦《華嚴經》〈十地品〉和《阿毘達磨經》〈攝大乘品〉,使世親聽到,又開示感化之, 世親菩薩才開始領悟到大乘的道理,深悔自己向來見解的淺薄,開始作《華嚴經》〈十地品〉和《攝大乘論》的解釋,爾後又造論、釋經約百餘部,轉而弘揚大乘佛法,成為唯識學派的一代宗師。
  一天,他很悔恨地對哥哥說:「哥哥,怪我過去太固執,治學態度不嚴,以致沒有認真研究大乘,又多次毀謗了大乘。我的罪孽深重,不能赦免!我的罪是由舌頭所造的,我願割去舌頭來贖我的罪。」無著說:「兄弟,你錯了,即使割掉你一千個舌頭也無用處。你既知毀謗大乘之罪是由舌頭所造,而今你認錯了,你難道不會仍用你的舌頭,去努力地宣揚大乘學說嗎?」自此, 世親菩薩便成了弘傳大乘學說的傑出繼承人。
  他的著作比 無著菩薩更豐富,包括有《金剛經論釋》、《習定論釋》、《地經論》、《唯識論》、《法華經釋》、《俱舍論》、《辨中邊論》、《攝大乘論釋》、《佛性論》及《大乘成業論等鉅著》,得有「千部論主」的美稱,對推進中期大乘學說起了極大的作用。
  凡大小乘學者均以他們兄弟二人的著述作為藍本,連當時的外道對他們二人亦無不敬。 世親菩薩的論著與注釋的典籍甚多,奠定了大乘佛教唯識瑜伽行派的教理基礎。其重要著述有:
一、經典注釋:
1. 《十地經論》十二卷,解釋《華嚴經》〈十地品〉。本論傳譯到中國,有勒那摩提、菩提流支二系。中國華嚴宗即以十地經論為主。
2. 《無量壽經.優波提舍願生愒》。
3. 《金剛般若波羅蜜經論》。
 
二、唯識論書:
1. 《唯識二十論》,說明萬法唯識,破斥外道及小乘的論難。
2. 《唯識三十頌》阿賴耶緣起思想的體系化。                
3. 《大乘百法明門論》,將世、出世法分為一百種。列舉八識心王、心所等五位百法的名目。
4. 《大乘成業論》,說明阿賴耶識的起源及名義。
5. 《大乘五蘊論》,解釋五蘊。
6. 《釋軌論》。
7. 《三自性論》,為近來發現之梵本,古代未漢譯,或已失譯。
 
三、論書注釋:
1. 《攝大乘論釋》,共有:
(1)、陳真諦 (2)、隋代達磨笈多與行矩 (3)、唐玄奘等三個譯本。
2. 《大乘莊嚴經論釋》。
3. 《中邊分別論釋》十五卷。
4. 《法法性分別論釋》。
 
四、其他,如《俱舍論》三十卷、《廣百論》、《菩提心論》、《往生論》……等等。
法忍整理
《參考資料》
1.大唐西域記
2.佛乘宗高級班講義
社團法人中華佛乘宗法界弘法協會
財團法人佛教佛乘宗基金會
TEL:(02)8770-6196 台北市中山區長春路366號2F
FAX:(02)8770-6562 buddhayana@gmail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