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題企劃

媽媽的一碗鮮魚湯

2017/05/11

母女情深,是深深的因緣,卻也是一輩子的牽絆。

當付出變成負擔,當關心變成操心,剪不斷、理還亂的母女親情,卻因為佛法而改變了......

文/法拓 張凱婷 

以下這篇文章,是多年前剛皈依時的心得。回想從前對媽媽的態度與言語,真是深深地懺悔!如今,媽媽也跟著我一起來上課,並且勤於拜懺、念佛。沒有想到因為自己的改變,能接引媽媽來修學佛乘大法,這是我送給媽媽最好的禮物!

    週末清晨,當我的身子還留戀在暖和的被窩裡,似乎瞬間嗅到冷空氣恣意的流竄到我房裡,馬上連打了兩個噴嚏,微微張開眼,竟看見窗簾隨風擺動著,連房門也被大幅度的敞開著。

    喉嚨嗓子還沒開,還躺著的我,顧不得一切沙啞大吼:「媽──媽──,為什麼把我房間窗戶還有房門打開呢?我講過多少次了,妳這樣做只會害妳女兒馬上感冒而已。」

    媽從廚房趕來,手裡還拿著水果刀理直氣壯地回答:「妳這樣窗門全部緊閉會缺氧,沒有空氣呀!妳看妳,喉嚨不是常咳咳咳的,早上起來也常常在擤鼻涕!」她若無其事的轉移了話題:「我剛幫妳煮了一碗鮮魚湯,魚很新鮮,是我剛去市場買的,別睡了,趕快起來吃早餐。」

    此刻的我真是無語,心裡恨透了她無視於我的抗議,心想:「喉嚨不舒服不正是妳的自以為聰明造成的嗎?可否把這些不知從哪得知的錯誤觀念通通收起來,不要干涉我這些雞毛蒜皮的事,行嗎?」我氣沖沖忍著寒冷爬下床,快速緊閉窗子關上房門,再立刻溜回被窩裡窩著,終究還是忍不住又頂了嘴:「媽,反正我沒起床前就不要開我房門,我不想每天一起床就不開心;還有,誰會想要一早起來就喝魚湯呢?拜託別煮給我了。」偶像劇看太多的我,深深覺得所謂的幸福,應該是被烤過微焦的吐司和香醇的咖啡香氣喚醒,而不應該由「憤怒佐鮮魚湯」作為美好一天的開場。 

    身為平凡上班族的我,依然賴在家裡繼續啃老,上大學前要選填志願也執意只選台北的學校,從不曾想過搬離這裡和自己熟悉的舒適圈。幾年前自從姊姊們分別出國念書,自然就扮演起「集三千寵愛在一身」的角色。生活上總是受到父母極致的疼愛,尤其是我「偉大的母親」,母親將所有家事全攬在自己身上,雖然常聽見她邊做嘴裡邊埋怨,但如果我想幫忙,她就會說:「我自己做比較快啦!如果妳的手醜掉,怎麼嫁人呢?」

    有一次陪母親上菜市場,她貪心的買了十袋以上的食材,但只肯將兩袋輕巧的青菜給我提,她說:「如果妳沒陪我來,我還不是照提,妳這樣幫我已經很夠了!」但急於想分攤她手中重量的我,在馬路上和她僵持了好久,「再兩袋給我嘛!」我急著說。她回答:「免啦!免啦!」我用氣憤的雙眼瞪著母親,無來由的莫名情緒又把我變成可怕的怪獸。真是諷刺,原出於心疼彼此會辛苦的兩顆心,最後終以吵架和對立收場。

    母親對我心疼、溺愛,和她獨有的做事方式,總是讓我深刻感受到母親過於委屈自己,而不信任子女已經長大可以依靠,這樣的糾結情緒往往成為我們母女之間解不開的那個結。

    如今,我因為先生而認識了改變我人生的「佛乘大法」,也因此了解到世間法每一件事皆是因緣,都是自己歷劫累世種的因、結的緣,導師講過:「其實因緣沒有好與壞,好與壞是我們在『分別』。」所以,我該做的就是「先檢討自己」,而不是檢討別人怎麼對我。

    回首過去的我,母親用她的方式疼愛我,而我卻用自私及憤怒來回應她,我真的是最糟糕的女兒。導師也說:「修行人應力求超越、突破因緣,可以改變自己來化解妳們之間的問題。」如果我能放下自己的執著,順著母親的意思不再頂撞,轉一個念,誰說我不能比母親更早起?還可以打掃做家事,再做頓早餐給她吃,又是誰說早餐不應該來喝碗新鮮魚湯呢?